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二卷:第五章 无冕之王

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二卷:第五章 无冕之王

时间:2018-09-18 金雀花联邦,当今大地之上的第一强国,虽然立国时间只有短短的两百多年,但是那块土地的历史却非常悠久,曾经有过无数的豪雄与皇者在那里建立政权,逐鹿天下。   悠久的文化,发达的教育,形成各式各样的人才彙集,这为金雀花联邦的富强提供了基本,但真正撑起金雀花联邦的大后盾,却是位于金雀花联邦境内的光之神宫。   在慈航静殿的支持下,金雀花联邦推行了民主政治,由百姓投票推选出首任大总统,并且在宪法中明文规定总统六年任期,最多只能连任一次。这种打破君主集权的政体,在大地之上并非首次创举,但当周围都是君主世袭,就决不会允许这类民主国家存活下去。若非光之神宫的大力支持,金雀花联邦这个国家绝对成立不起来,更别说有成长茁壮的一天。   我这一年多以来,足迹踏过不少地方,但也只穿过金雀花联邦的南部,并没有真正深入。   慈航静殿与净念禅会的斗争,曾经听闻至善那一番遗言的我,如果被人抖了出来,恐怕马上会成为暗杀对象。为了少给自己找些麻烦,我下意识的避免靠近这个国家。   「贤侄啊,你脸色不太好看,怎么进入金雀花联邦,会带给你沉重压力吗?」   「啰唆!太阳太大,我有点中暑,你是看我不爽吗?」   「哎呀呀,火气别这么大,金雀花联邦是泱泱大国,里头有得是好玩的东西,金髮蕩妇,巨乳洋妞,只要你付得出钱来,金雀花联邦简直是天堂啊。」   成为金雀花联邦首任大总统的那个男人,武功大成之前,本来是个山谷中的牧羊人。因此,金雀花联邦的男人都被称作是「羊人」,女人都被称作「羊妞」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因为字体的变化,就成了洋人和洋妞。但广义来说,只要是金髮碧眼、丰乳肥臀、穿着入时的美女,好像都被归类在洋妞的範围。   不过,我是对茅延平的话觉得好笑,这个不良中年整天都在规劝我过什么正常生活,利用作为追迹者的机会,多多积德,现在一到金雀花联邦,就告诉我这里遍地是蕩妇淫娃,完全不在意自打嘴巴,前后矛盾之深,天下少有。   「有什么关係呢?呵,只要你出得起钱,和对方你情我愿,嫖妓时正当嗜好,总好过迷姦之后杀人全家吧?」   「喂!你所谓的正当人生,标準也未免太广了吧?不过我顶多只有迷姦妇女,可没有灭口杀人家满门啊!」   「哈哈哈, 以你的聪明,难道会亲自下手吗?若要人不知,除非……」   「喂!大叔,你有没有老家或是故乡的地址?」   「有啊,你要做什么?」   「等我有空,立刻去杀你全家,灭你满门。」   我们这一轮谈话,不知道该算是相谈甚欢,还是不欢,但至少一直说到最后,我与茅延平都还面带微笑,并且笑着重拍彼此的背脊,看在后头的阿雪、羽霓眼中,或许会觉得很奇怪吧。   在这一年多里头,阿雪和羽霓变成了好朋友,虽然不是无话不谈,但是两个同样被扭曲的人生,凑在一起竟是出奇地契合,两个人都不懂得算计,也都不忌妒对方,身为我们这团队中唯二的两名女性,她们相处得很好。   论姦情,羽霓和我最是亲热,但要说到友情交流,她却总是与阿雪有说有笑,每当我们赶路歇息,羽霓就常常和阿雪坐在一起,咬耳朵说着女儿家间的悄悄话,那种亲热的样子,让人很感慨当初在南蛮的时候,羽霓曾经是那么蔑视、敌视阿雪。   「喂,阿雪,你怎么有办法和她那么好?记不记得以前在南蛮她是怎么欺侮你的?我记得他好像还踹过你、踩过你,怎么你一点都不介意么?」   我曾这样问过阿雪,但她却像要作个大姐姐一样,很开朗地笑着回答,「人要走向未来,就不只想着过去啊,如果一直背负着过去的沉重包袱,脚步也会重得抬不起来,没法往前走的。」   「去,说得好像你真的懂一样,大奶狐狸也学人家谈什么人生……」   「嘻嘻,这些话是以前师父你说给人家听的啊,人家也是记住师父你教的东西而已。」   阿雪的笑容,让我答不出话来。反正不管怎么说,她们两个人有说有笑,总好过两张冰冷面孔,毕竟她们两个人我几乎是一人一晚轮流睡,要是她们相处不睦,我就会很伤脑筋了。   (但……真是可笑啊,两个拥有虚假人格的女人,居然结交为友,她们现在的人格,真的是本心?)   每次看到羽霓和阿雪谈笑不禁,我脑里就有这样的想法。一个失去记忆,一个受到心灵控制,在我眼前笑着说话的两个女人,真的能叫做「阿雪 」和「羽霓」吗?   其实我很在意的一件事,那就是羽霓的精神状态。阿雪的人格可以重新发展,是因为失去过往记忆,但羽霓却没有这样,儘管受到控制,可是她的记忆被完整保全,我是花了许多时间,用了催眠与洗脑的混合手法,为她塑造了一个看似正常的虚拟人格。   在本质上,羽霓的本质并没有改变,仍是一头依照本能行动的母兽,而我为她所作的,就是用频繁的洗脑,为这头母兽套上一个名为「理智」的人格牢笼,让她在日常生活中看似正常,好像已从邪莲的控制中清醒康复。   身为改造者的我,极为关心自己的作品。羽霓的表现也大致良好,不过偶尔她的内在兽性还是会挣脱牢笼,在战场上一发不可收拾,这也是我比较顾忌的。   「贤侄,看看前面,大叔要介绍金雀花联邦的名产给你看。」   「啊?有巨乳洋妞吗?在哪里?内裤什么颜色的?」   「不是那个啦!」   这一路上,有许多东西令我印象深刻,包括个人用的交通工具,那种利用反重力结界漂浮的滑板或轮鞋,多重反重力结界层叠浮起的磁浮列车,还有靠着僧侣与魔法师的协助,大範围催生农作物的特殊技术,都令我有歎为观止的感觉,不过当我们来到金雀花联邦第五大城「亚特兰大」,眼前所上演的东西,却是相当令我困惑。   我顺着茅延平手指的方向,只看到一大片密密麻麻的人群,围聚在某栋建筑物之前,群情激昂,大吼大叫,就是不晓得在作些什么。   「大叔,那边在搞什么东西?发癫还是鬼上身啊?」   「哦,那就是金雀花联邦民主政治的几个特色之一,集会游行的自由,也就是举牌抗议啦。」   确实如大叔所说,那群人当中有几个正举着木牌与标语,似乎是在抗议什么政府歧视同性恋者就业权之类的问题,整齐地呼着口号,喊得震天价响,与维持秩序的军警发生推挤,拚命想要闯进那栋应该是亚特兰大市政府的建筑物。   「这就是示威游行啊?」   以前曾经听过这种事,但对于我这个生在专制国家的人,看到一群人为了某事包围政府机关抗议,感觉实在很新奇有趣,像是欣赏某种另类的嘉年华祭典。在阿里布达王国,还有大地之上的其他国家,虽然没有明文立法禁止人民游行抗议,但任谁也知道,对着官府聚众闹事的代价,保证是死路一条,而且还百分百牵连家人。   金雀花联邦不愧是大地上第一奇怪的国家,人们可以围着政府机构叫嚣、吵闹,甚至阻止官员入内,却不用付出代价,不用给抽筋剥皮,也不用被官差带到小小的黑暗审讯室里,用烧红的铁钳拔掉指甲,再给细细的小针刺入瞳孔,发狂的哀嚎至死。   「自由、平等、博爱,这是金雀花联邦宪法的三大精神,他们相信人是生而平等的,还有……」   打断茅延平兴奋的介绍,我皱着眉头问话,「大叔,你说这些人举牌子是为了抗议?」   「是啊!上头的字不是写得很清楚吗?他们写说要争取免于被歧视的权利,希望政府承认同性恋的婚姻合法,还……包括僧侣之间的婚姻权利。」「尼姑与和尚结婚?这未免太淫乱了吧?」   「不,他们是争取和尚与和尚,尼姑与尼姑的同性婚姻合法权……别露出这种表情嘛,这是一个……高度自由的国度。」   早就听说金雀花联邦的各种社团集会,有些享有自由到了荒诞离奇的地步,现在我终于亲眼见识到了,而茅延平面上的苦笑,更让我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。   「等等,你不是说举牌抗议吗?那具棺材又是怎么回事?抗议东西而已嘛,怎么会连死人都抬出来?啊!干!那堆人开始洒冥纸了,出丧吗?」   「哦,那是游行抗议中比较激烈一点的模式,你们有幸看到真是运气不错,这就是传说中的抬棺抗议。」   每个地方的风土民情,果然有着很大的差别。这种怪异的风俗,让我和阿雪啧啧称奇,尤其是看到那些人疯狂吶喊的激昂劲,我实在是很好奇,他们真的有满腔怨忿要发洩,还是在这些洒冥纸和抬棺的动作中得到快感?   「其实抬棺抗议只是金雀花联邦的特色之一,其他着名的街头风光还有很多,特别是在选举季节到了的时候,那种热闹的程度,比庙会祭典还要厉害。哈,你有机会见识的。」   距离那群示威的人们十尺外,有几匹高头骏马,上头的骑士古古怪怪,拿着一些大小不同的七色晶石,遥遥对着那群抗议的人们。根据羽霓的说法,是在用那些魔法晶石拍摄记录下前方影像,然后编辑成新闻,在傍晚播放。   「播放?是放在什么地方呢?」   阿雪对这些新奇事物充满好奇,听羽霓解释才知道,金雀花联邦的综合魔法成就,确实超出大地诸国许多,尤其是越靠近帝都的地方越明显。在各个重大公共场所,都会摆设巨大的晶石萤幕,每天在固定时间播放新闻,让资讯快速在全国流通,是金雀花联邦作为大地第一强国的证据。   就在解说的时候,亚特兰大市政厅的外壁绽放强光,洁如明镜,播放出影像画面,正好就是眼前这幕抗争新闻的现场直播。一面看着实景,一面看着即时影像,我和阿雪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。   「真不愧是金雀花联邦,这么杰出的魔法成就……」   不可讳言,我确实有很惊奇的感觉,在阿里布达王国,还有我所经历的多数地方,最多只要能有报纸,就已经足以证明当地文化水平高,至于能把魔法完全应用在一般生活,创造出领先大地诸国的文明,那真是金雀花联邦作为第一强国的证明。   (就算是魔法之国伊斯塔,也做不到这个样子吧?伊斯塔为了独佔技术,所有高深魔法都被藏于军事用途,不会用作百姓民生,但……这就是气度问题啊,如果只懂得着眼军事,少了触类旁通的延伸机会,文明的建设就不会完整,成就便有限……)   我看着前方巨大的晶石萤幕墙,心里有这样的想法,正自出神,耳边却突然响起一声女子惊呼。   「你不是羽霓?怎么会来到这里的?」   和自幼居于孤峰潜修的天河雪琼不同,霓虹追随心灯居士学武时,总是东南西北到处乱跑,加上作为国际巡捕的工作,认识的朋友很多,碰到熟人的机率也大,但之前我确实没想到,她竟然也认识金雀花联邦的记者。   朝羽霓奔跑过来的记者来的女记者,是一名与她年纪相仿的纤瘦少女,上身穿一件丝质乳白色短袖圆领衫,薄薄丝绸下隐约浮现浅蓝色的胸罩,下身却是一套简单的蓝色长裤,脚底更只是随意穿了布鞋,整体的打扮看来很清新,充满这年纪应有的青春活力。   宽鬆而得体的打扮,看不出实际身材,但肌肤却出奇白嫩,彷彿吹弹可破的细緻肌肤,让她的瓜子脸看来更加动人,一撮美丽的刘海恰到好处覆在她眼睫毛上,一头浅棕色的短髮贴垂耳梢,随着微风扬动,更有一股淡淡奶香的少女体味传来,让我对她增添了不少兴趣。   (晤,曲线瘦瘦,胸部好像不大,哈哈,这也难怪,是霓虹的朋友嘛。)   我站在一旁,看着那名女记者和羽霓亲热地拥抱,显然彼此是熟识的故交,考虑到羽霓以前的心理状况,说不定还是某种很「特殊」的交情。   (奇怪,她看起来有点眼熟,我怎么好像在哪里看过?)   皱起眉头,我却是想不出来答案。照理说我没理由认识羽霓的朋友,况且我行事一向低调,为了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,不会与这些媒体管道打交道,又是在哪里看过这个少女呢?   「羽霓,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?啊!你是国际巡捕,是到这里来追捕什么恶贼的吗?羽虹呢?你们姐妹一向同进同出,她没有和你在一起吗?」   「夏绿蒂,我和阿虹分开好一阵子了,最近我都是和主……呵,和约翰一起旅行」   「约翰,这个名字……」   夏绿蒂顺着羽霓所指的方向发现了站在一旁的我们三人。阿雪的斗篷压得很低,面目看不清楚,茅延平的文雅潇洒,也没有特别引起他的注意,反而是看到我的时候,大惊失色,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鬼物。   「约、约翰·法雷尔!」   「啊!是你!」   本来还记不太清楚,听夏绿蒂这样高声一叫,我顿时想起一件事。在莱恩·巴菲特遇刺那晚的宴会厅上,曾经有报社记者混入宴会内採访,还指着我鼻子大骂,造成好大骚动, 当时我已经决心事后报复,不过莱恩猝死,我与月樱连夜遁逃,再也没机会管到这些,久而久之,也把这件事情给忘了,现在看到她的脸,依稀记得她那晚喊出的话。   「你身为堂堂的万骑长,食君棒禄,应该谨守骑士之道,成为全体将士的楷模,但你打仗全用卑鄙手段,淫人妻女,下毒陷害,事后把所有俘虏残忍虐待,卖为奴隶,你这样和残暴的伊斯塔人有什么不同?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被卖走的路上?你没有父母姐妹吗?禽兽!你一定会有报应的!」卫道之士走哪都遇得上,我也不会为了简单一番话就被触动,但从夏绿蒂的斥骂中,我却很讶异她搜集情报的能耐,毕竟这些丑事我行事甚密,连军部都不清楚详情,她也不可能单从一两个人口中问出事实,一定是何过很多人,做作过很细密的调查,才拼凑出这些结论。   没有官府的资源作后台,单凭个人之力,能锲而不捨地追查到这种地步,这份执着与能耐真是不简单,我想冷翎兰一定很渴望能网罗这样的谍报人才。   (难怪有人说记者比间谍还厉害,从这无孔不入的程度看来,阿里布达的情报员可比不上啊。)   心里暗暗好笑,但夏绿蒂看到我就像见到杀父仇人,连声指责斥骂,如果不是被羽霓拉住,早冲了上来,听起来因为我的关係,她在那晚的採访失败后,惨被萨拉的报社开除,这才离乡背井到金雀花联邦来发展。   (妈的,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会和羽霓是好朋友,原来是一起发正义春的变态同伴。)   眼看周围围观的人群变多,我心生不耐,虽然夏绿蒂确实是美女一名,但我却没兴趣一直陪无聊女人发小家子脾气,索性掉头就走, 自行去寻找今晚的落脚处,反正羽霓别的本事没有,追蹤很行,就算走散也能把我们找出来。   在我离去的时候,羽霓想要追上来,却被我一个眼神挡了回去,示意要她与夏绿蒂多多亲近。   曾经当面开罪我的人,哪这么容易就可以脱身?欠债肉偿,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还没到而已。   另外,一个人如果要成功,就要多与成功人士交流,我看夏绿蒂本身是有心人,搜集情报的能耐又好,说不定知道许多官方资源不晓得的秘辛。趁着还没对她动手前,透过羽霓套取她的资料,对于刚刚到金雀花联邦的我们很有好处。   到了人家的地头,最重要的就是先取得第一手情报,否则很容易就会被人随意宰割……   当我和阿雪走出两条街外,回头一看,除了紫罗兰,茅延平并没有跟上来,阿雪说大叔一定是对记者小姐感兴趣,我点头表示同意,心里却怀疑以不良中年的老奸巨猾,多半也有和我相同的打算,如无料错,晚一点他回来的时候,我们就应该有许多东西可听。   而在那之前,我和阿雪便先找到旅店投宿。儘管是一间富丽堂皇的星级旅店,但我却是刚刚从罗赛塔离开不久,看惯了矮人们巧心妙手的建筑,就觉得这间旅店庸俗而了无新意。   住店不需要想太多,趁着羽霓还没回来之前,我和阿雪有了独处的机会,用完晚餐,我突然把她急拉进房,反脚一踢,把紫罗兰给挡在外头,当我淫淫贼笑的邪眼恣意打量她全身上下,阿雪的俏脸上飞起红霞,明白了我的不良意图。   在重头戏来临之前洗个澡,这应该是所有男女共通的卫生準备,在这一点上,阿雪向来的羞怯,就比不上羽霓的热情大胆,除非我採取强势态度,不然很难争取到鸳鸯共浴的机会。   不过,毕竟是长时间接受我的教导,阿雪也不是那种不懂得情趣的木头美人,每当我们一起入浴的时候,她虽然用浴巾把全身裹得紧紧,像颗粽子一样整齐,但她惹火的性感身材却不是浴巾所遮掩得住的,往往这样一裹就造成反效果,两团肥白巨乳挤在一起,圆形高耸突出,纤细的柳腰、圆滚滚的肉臀,让人看了曲线就像一口吞下。   阿雪的害羞个性,在成为高等魔法师后,随着自尊心的建立,越来越是矜持,要她脱光了挤进浴盆,那是非常不易,可是她却喜欢蹲在我背后,拿着海绵刷布,一面帮我擦背,一面与我聊天说话。   比起真个合体交欢,阿雪似乎更喜欢这种所谓的「心灵交流」,但有时候我作了些讨她欢喜的事,她也会有大胆动作回应,悄悄解开浴巾,将胸前那双肥硕雪白的大乳房沾满肥皂泡沫,不轻不重地在我背上摩擦,柔软滑腻的温,是每个雄性动物梦寐以求的天堂。   这种时候,我通常什么话都不说,只要闭上眼睛,放鬆身体,享受阿雪的小小服务就好了,如果我急色得马上转过头来,想要毛手毛脚,阿雪就会像受惊的小兔般马上跑开,反而浪费了这一份温馨的情致。   其实我也真是不了解,明明都已经和我搞过那么多次,不但奶子随便我搓圆压扁,连屁股都被我干得又肥又翘,全身上下几乎没有我不曾探索过的地方,都已经是这么赤裸裸的枕边关係,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呢?   这点我确实是想不通,但想不通的事情别硬去想,这是我素来自负的优点,况且我渐渐发现,改造女性的身心确实让人有成就感,但顺着女性本身的特质,让其自然发展,那就像是栽培一朵美丽的鲜花,候其盛放,这样也另有一种等待之后的满足。   反正, 当身边已经有了羽霓的热情如火,我大有余裕欣赏阿雪的羞怯,彷彿逗弄一朵青涩花苞,让她一次次在极乐狂喜中呻吟绽放,那两种截然不同的美丽,纵使已经看了千百次,我却从不厌倦。   「喂,阿雪,你準备好了吗?我……」   今晚的休浴没有那么多特别服务,我急急洗完出来后,却看到她一个人裹着浴巾,独自站在落地窗前。   落地窗前的亚特兰大市政厅, 巨大的魔法晶壁播映出种种画面,宣传着一级方程式大赛车的即将举办,丰富声光的炫目广告,看得人眼花撩乱,热血沸腾。   阿雪的眼眸映出那些彩光,悄悄凝望着玻璃外的世界。狐狸耳朵轻轻耸动,光线透过白色浴巾,把她凹凸有致的美好曲线展露无遗,随着身体不经意地轻轻摆动,更强调了她浑圆的双峰和不盈一握的小蛮腰,看得我口乾舌燥,发不出声音来。但慾火却随即被另一股奇异的感觉所取代,从这角度凝视阿雪的背影,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寂寞与……哀愁。   「怎么了?心情不好吗?」   我来到阿雪身后,握着她的肩膀,问着她的心事。阿雪做出了一个想笑又笑不出的表情,低着声音道「人家……看到羽霓与她的朋友重逢的样子,很替她高兴,可是……我……」   我把握到阿雪话中的讯息,过去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,但比起霓虹,阿雪的生命其实非常孤独,失去记忆的她,除了我们之外就没有别的朋友,没有亲人。其他同年纪的少女,总有自己的亲密友人,可以说些悄悄话,但阿雪在这方面一直是孤独的,虽然认识羽霓后稍稍弥补了这个空缺,但是看到羽霓与夏绿蒂重逢的喜悦,她这方面的哀愁又被挑了起来。   生物通常都会有群聚的需求,我本身因为心理变态加上人格扭曲,早已习惯一个人的生活,多朋友反而多风险,但过去的阿雪是怎么样呢?长年居住在清冷孤峰上修持,天河雪琼的生活应该也非常单调而孤独, 同样也没有朋友,那时的她是怎么习惯这种孤寂的?   「来到金雀花联邦以后,我觉得……这个地方有些熟悉,有些景象好像都曾经看过……师父,是不是我以前曾经来过这里呢?」   面对阿雪的疑问,我没有动摇。因为在我决定带她来金雀花联邦的时候,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可能。   天河雪琼虽说是在孤峰上清修,但到底是生于金雀花联邦,阿雪对这里的景物感到熟悉,那也没有什么好奇怪。我检查过她的脑部,带她来到金雀花联邦是有风险,可是她最近对自己失落的过去甚感疑问,一直想要追寻那段记忆,儘管口中不说,但她望着天空,悄悄问紫罗兰自己是谁的种种,却全都落在我眼中。   与其让这颗未爆弹时时刻刻存在风险,还不如主动一点,把风险管控在手中,之前我不敢这样冒险,但现在多少有了点自信,再加上天河雪琼离峰活动时,都是悬挂面纱,没什么人看过她真面目,危险性还算好,所以我大胆的带阿雪一同前来金雀花联邦,告诉她我会替她想办法。   「你不用担心,羽霓有朋友,但你也有师傅和紫罗兰啊,你并不是孤单一个人的……」   我故意捏了捏阿雪精緻玲珑的瑶鼻,恶作剧的小动作,让她化忧为喜,晶莹剔透的脸颊上,泛起了美丽的笑容。   「我们就在这里一起找找吧,如果这里真有你失落的过去,师父答应你,我一定会替你找出来。」   这番承诺,应该很让阿雪感到安心与喜悦,因为她微微张开红润樱唇,雪白贝齿颤动,低声说:「师父……你真好。」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我的朋友轮姦我老婆